澳门威尼斯人娱和城孙骁骥:钱荒来了 谁的心里

  一般来说,判断钱荒的标准有两个:其一是银行间利率是否明显上涨,普遍造成钱贵的现象。第二个标准是,社会的总投资是否因为流动性不足而减少,也就是市场上差钱的局面。从这两个方面来看,似乎中国并不存在什么钱荒。

  从Shibor隔夜拆借利率走势来看,从2017年7月18日以来至今,隔夜拆借率在2.5%到2.95%之间波动,目前的最新数据为2.6%,虽然在历史上仍属高位,但在近四个月内已是偏低的数值。

  对于前三季度的流动性状况,央行在《2017年第三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这样判断:银行体系流动性中性适度。然而,市场上仍然是风声鹤唳,觉得缺钱的情况十分普遍。实际上,在这个节骨眼,事实上的钱荒已经被一种心理上的钱慌所代替。

  首先,从钱荒的发生时间上看,基本上都集中在季末或者月末,与人民银行对各个商业银行进行准备金、存贷比等指标考核的时间吻合。每次临近考核的前夕,银行都会让货币回流以便达标,造成市场上出现暂时的流动性不足。在有些情况下,还会造成银行间拆借利率高于商业贷款利率、为了达标不惜亏钱的现象。

  第二,从与货币总量的关系来看,钱荒完全可能发生在流动性充裕的时期,这与直观想象不同。与国内的市场资金饥渴形成赫然对比的,则是盘踞高位的货币供应量、社会融资总量。中国M2总量在10月达到165.3万亿,同比增长8.8%。可以说,社会的流动性总量丝毫不缺,缺少的是局部的资金。

  第三,钱荒出现之前往往伴随利率较低、信贷大幅度增长等现象,说明钱荒出现之前金融市场上流动性较为充裕,因此钱荒的出现具有结构性特征。这也说明,当一个社会上不差钱的人越来越多时,实际上就预示着接下来有可能出现钱荒。

  银行直接将其吸纳的存款投入到盈利性项目,例如空转套利等,在考核准备金前再通过银行间市场借入资金满足考核。如果相当数量的银行都采取这类操作策略,融资性风险就有集体爆发的可能。这个时候,心里最发慌的,其实是银行自己。

  这些资金被搬运到哪里去了呢?大致来说,被搬运部分资金留在金融体系内循环,进行空转,并没有真正地进入实体经济,而且不少资金进入房地产、地方融资平台等,这类企业中有部分经济效率低下,然而凭借财务软约束,挤占了可观的金融资源。

  按照这种玩法,即使中国的货币信贷再宽松,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推动作用也极其有限。一方面,金融资源的错配会引起表面上的钱荒,同时在另一方面还会助长金融泡沫在某些领域的累积。钱荒越严重,预示着未来的金融泡沫越大。

  信托业协会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末,投向房地产的信托资金余额为15750.41亿元,同比增长21.73%;二季度末投向房地产的信托资金余额为17703.27亿元,同比增长35.59%。据机构数据测算,三季度投向房地产的信托资金仍将维持高位。

  首先,我们要意识到钱荒的成因在于之前的资金错配,因此它只是暂时的,而不是长期的。这就决定了短期内因为流动性偏紧而造成的银行短期理财产品收益高位只是一个暂时现象。目前不少短期理财的7日年化回报率高过了5%,这一类产品,只能作为投资组合中的短期标的使用。

  但实际上,遏制房地产的同时,金融的去杠杆化也使得股市的泡沫受到了一定的遏制,加上企业营商的基本面不会有太大变化,因此,闭着眼睛买股票就能挣钱的股市不太可能出现。值得期待的,也只是国家队主导的局部的政策牛市。

  因此,在某一种资产类别下重注和长期投资,这实际上是具有高风险的投资决策,相反,在这个节骨眼,的策略应该是要做到资金的及时调整和灵活配置,遇到变化要能及时出仓,落袋为安。记住:手中有粮,心里不慌。(微.信.公.众.号.骥.观.天.下)

澳门威尼斯人娱和城,威尼斯人棋牌网站,领先全球的移动娱乐公司,提供亚洲最尖端的移动体验享受,多种玩法,极致体验,尊贵奢华,尽在英超水晶宫全球赞助...